在生命的時間軸上,三年對任何一個人來説都是一個顯著的刻度。雖然不漫長,但足夠讓人成長。今天,滬港通迎來了自己的第三個“生日”,它自信,茁壯,充滿夢想。在目視著它一步一步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滿心歡喜與期待,自豪與驕傲。它開啟先河,自主創新,成為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里程碑;它萬眾矚目,眾望所歸,引領了交易所行業合作的新趨勢。

作為滬港通的親歷者和參與者,我今天百感交集,千言萬語涌上心頭。遙想2012年之前,上交所對國際化道路進行了艱辛的探索,在交易設施互聯互通機制方面形成了一些初步設想。2012年的一個冬日,在一個小茶館裏,兩地交易所智慧與思維的碰撞孕育了滬港通的雛形,播下了滬港通的種子。在證監會的統一部署以及人民銀行、財政部、國稅總局等部委的指導與支援下,經過長期充分討論與準備,我們與港交所共同設計出滬港通基本業務框架,形成相關業務規則。克強總理在2014年博鰲論壇的講話拉開了滬港通的帷幕。在滬港通機制設計之初,為了探索出適合兩地資本市場的交易機制,在資本項目尚未開放的大環境下,我們渴望找到一條既能實現開放同時又能對資金進出有效監控的可行路徑,上交所攜手港交所同仁充分發揮智慧,克服重重困難,銳意創新,螺獅殼裏做道場,最終確立了“交易封閉運作、人民幣交易結算、不改變投資者交易習慣以及在控制風險的基礎上試點起步”的四項原則,敲下了滬港通交易結算機制的回車鍵。曾經那些忙碌、奔波、煎熬等待的日子裏,我們緊張而充滿希望,忐忑而欣然嚮往。回首望去,歷歷在目,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謝上交所人不屈的精神與辛勤的付出。

三年來,滬港通平穩運作,累計交易額達6萬億元,達到預期目標;

三年來,滬港通經受了種種風雨的考驗,這座連通境內外資本市場的橋梁依然結實穩固;

三年來,滬港通成功樹立了典範,模式被應用到境內市場與國際市場的互聯互通上,加快了資本市場對外開放進程;

……

正是有了這三年時間的積澱與打磨,我們才能更加從容自信地邁著對外開放的步伐,而且邁得愈發強勁、愈發鏗鏘。我們攜手德交所、中金所在法蘭克福成立中歐國際交易所;入股巴基斯坦交易所;和阿斯塔納合作建立交易所;成為我國首個加入聯合國可持續交易所倡議的證券交易所;合計900億元規模的熊貓債陸續在上交所發行;滬倫通的可行性研究也在推進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吳清理事長今年成功當選世界交易所聯合會(WFE)主席,向世界證明了我國站到了世界資本市場大舞臺的中心位置。 再三年,景色更加瑰麗,我們始終秉持信念,堅定不移。下一步,我們將運用好滬港通開發運作的經驗,多渠道、多措施、多領域地推進國際化業務發展,將上交所建設成為與中國開放型經濟相適應、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世界領先證券交易所,形成技術領先、運作高效、結構完整、品種齊全、功能完備、市場透明、監管有效的證券交易所市場。

未來,一切可期。
 
我們的業務都與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有關。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一直以來都是德意志交易所發展策略的一部分,我們在亞洲的業務活動都很好地證明了這一策略的成功。過去的時間裏,我們一直積極地支援亞洲市場的開放。2015年11月,上交所、中金所與德交所集團一同建立了中歐所。在中國人民大會堂,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和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一同見證了中歐所股東協議的簽訂。這是中歐資本市場合作的一個里程碑。該合作是全球金融中心建立合作夥伴關係的一部成功史,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步。我們之所以能在短短六個月裏成立新的交易所,上交所的積極支援和其對在歐洲發展流動性充足的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決心是成功的關鍵。今後,我們會繼續與上交所緊密合作,推出D股和其他的中歐所人民幣金融産品,進一步提高人民幣在歐洲市場的流動性,並輔助人民幣除了作為一種貿易貨幣和儲備貨幣以外,成為一種全球投資貨幣。
 
我很高興表示40%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巴交所)的股份由中方聯合體競標購得。中方入股巴基斯坦交易所後,上海證券交易所積極發揮自身業務專長,履行股東義務,派出一名高管擔任巴交所董事,在産品、監管、技術及公司治理方面向巴交所提出若干寶貴的意見建議,並先後派出多支工作組赴巴基斯坦實地考察幫助巴交所開展相關工作。截止目前,上交所同其他中方股東一起,已積極配合巴交所完成股票上市、董事會改組、商業計劃擬定等階段性目標,並正積極推進管理層選聘、新産品設計開發、中資在巴企業赴巴交所融資等各項工作。相信在上交所及其他中方股東的幫助支援下,巴交所的明天將更加美好!
 
三年前的今天,滬港通大橋鳴鑼通車,上交所開啟了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新時代。細數過往的每一個日子,恍若昨天,歷歷在目。

2012年之前,上交所國際化道路已探索多年,在交易設施互聯互通機制方面形成了一些初步設想。

2012年,在深圳一個小茶館裏,兩大交易所展開了“兩個股票市場間交易互聯互通”的智慧碰撞,播下了滬港通的種子。

2014年4月10日,李克強總理在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的主旨演講上,提出積極創造條件建立滬港通。

2014年11月17日,滬港通的開市銅鑼敲響,宣告內地與香港股票市場互聯互通的大門正式開啟。

100天,滬港通開戶數穩步攀升。滬股通投資人數迅速增加,北上資金持續流入;港股通交易人數不斷增加,南下資金穩步放大。

300天,交易所之間的合作進入深水區。2015年9月舉行的第七次中英財經對話明確,支援上海和倫敦兩地交易所開展滬倫通可行性研究;11月,上交所、德交所與中金所設立的合資公司中歐國際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開業。

一週歲,滬港通在運作上所表現出的“平穩”、“安全”,向世人證明了滬港通所開創的這種兩地協同監管、雙向、閉環運作、風險可控的資本市場開放模式,完全可行。

兩周歲,第八次中英財經對話宣佈“滬倫兩所關於滬倫通聯合可行性研究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雙方同意下一步開展相關操作性制度及安排的研究與準備”。

750天,上交所自信地大步走出海外。與境內兄弟交易所等組成聯合體,收購了巴基斯坦交易所40%的股權。

900天,上交所與哈薩克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管理局簽署合作投資協議,共同建設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上交所出資比例為25.1%。

900天,MSCI宣佈從2018年6月開始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和全球基準指數,為我們進一步擴大市場開放提供了一個良好的氛圍。

1000天,時光印證了這條互聯互通之路的可行性和必要性。三年來,滬港通累計交易額達6萬億元,日均成交額超過87億元,滬港通交易平穩運作。同時,我們自信地收穫了各方的讚許與肯定,上交所的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國際地位不斷提升。吳清理事長當選為世界交易所聯合會(WFE)主席,上交所成為我國首個加入聯合國可持續交易所倡議的證券交易所……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上交所和我國資本市場已經站到了世界資本市場大舞臺的中心位置,得到了全球資本市場同行的認可。
 

上交所移動App 隨時隨地掌握第一手資訊